中國網11月21日訊 (記者 郭澤涵)從早年間“同仁堂”“王致和”“狗不理”等中華老字號商標被日本、德國企業搶注,到今年疫情期間,蘇州一家企業商標被印度搶注,商標搶注大戰從未停歇,且愈演愈烈。而商標維權只是海外知識產權維權的一個方面,據瞭解,未來中國企業針對非專利實施主體(NPE)發起的專利糾紛、商業祕密等方面的海外知識產權維權將成為主要趨勢。

“只要中國企業在某些領域有領先趨勢,某些發達國家就會進行打壓,知識產權打壓是常用手段”,中國知識產權研究會副祕書長謝小勇11月11日在第十二屆中國國際專利技術與產品交易會上説。

11月12日,國家知識產權局黨組召開理論學習中心組擴大會議,傳達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會議要求,把知識產權放在整個國家發展大格局中去思考、去謀劃、去推進,確保知識產權事業發展跟上國家節拍,實現同頻共振,提供有力支撐。

如何應對海外知識產權糾紛?謝小勇指出,從企業自身來講,中國企業應樹立正確的知識產權意識和公平競爭觀念,既要積極在海外維護自己的知識產權,也要在海外尊重別人的知識產權,這是中國外向型企業的基本立場。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展必須制定有前瞻性的規劃、措施,因為專利佈局和商標註冊、使用、維護工作所花費的成本遠低於“打官司”。

“要敢於在海外維權”,謝小勇強調,“在中國和海外企業的知識產權訴訟中,中國企業是被告的情況佔99%,不一定都是我們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也有可能是別人侵犯我們的知識產權,把知識產權作為打壓手段,所以我們要維護自己的權利,提高自己的能力。”他指出,我國應從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入手,提高知識產權運作能力,提升在海外的競爭力,儘快培養知識產權佈局、風險調查、資源儲備、風險與糾紛應對能力,構建知識產權保護的國際生態體系。

不少中國企業抱怨,靠勤奮掙得的一點微薄的利潤被訴訟費“折騰”沒了。海外知識產權糾紛訴訟費用高昂,企業沒有一定的經濟實力,很難把官司打下去。謝小勇發問,為什麼歐美企業能支付訟訴費用,很多中國企業卻“付不起”,是不是在成本構成方面有問題?有沒有把未來可能要進行維權的成本加入產品價格中?“轉變成本觀念,中國企業在海外面臨訴訟時會坦然一些。”謝小勇説。

據瞭解,由於在海外信息溝通不通暢,很多中國企業在海外被訴後,至少2個月後才知道被起訴。發生糾紛後,也難以找到渠道進行解決。

為應對這些海外知識產權糾紛中的難點和痛點,2019年7月,國家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設立。該指導中心旨在構建國家層面海外知識產權糾紛信息收集和發佈渠道,建立中國企業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與協助機制,提高企業“走出去”過程中的知識產權糾紛防控意識和糾紛應對能力。

謝小勇表示,國家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成立以來,加大對海外知識產權糾紛培訓力度,加強溝通力度、信息通報機制,建立指導知識產權海外糾紛專家機制,組織覆蓋18個國家和地區的100多位知識產權海外糾紛領域專家,要求專家對當地涉及中國企業的知識產權糾紛進行及時溝通交流,將中國企業相關訴求信息第一時間發回。該指導中心不僅將信息作為溝通橋樑,還提供法律服務。

“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市場,必然會碰到知識產權門檻,因此要不斷加大力度動用相關資源,維護企業的合法權利,我國才能成為真正的貿易強國,這一天不會太遠。”謝小勇説。